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龙腾小说吧 -> 其他类型 -> 性奴隶公主逆袭之路

性奴隶公主逆袭之路(38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2023年3月5日三十八章·小奴隶献身再遭轮奸这一声清脆悠长的呐喊,震慑在昏黑的夜幕下,震慑在正逞凶发威的群贼头顶。龙腾小说 ltxsba@gmail.com【回家的路:www.ltxsWo.com 收藏不迷路!】


    正在叫嚣拔刀搜查广场的私兵们,惊愕得一时之间忘记了手中的命令,纷纷不明情况地抬头看向屋顶,同样看过来的还有趴在地上惊魂初定,对这情况一头雾水的巴格瑞斯。
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颤巍巍在屋顶上站起来的身影,无比娇小,此刻却睥睨着广场上张牙舞爪的每一个匪徒。


    此刻的米芙卡看着下面黑压压全副武装的军队也心惊肉跳双脚发软,但她现在的这一露面已经值了,这短暂的吸引注意与引起的混乱,已经足够刺杀失败的米丝蒂尔混在人群里逃出重围。
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本来心里还有些畏缩的她,心里又升腾起了勇气与自信,摇摇晃晃地弯腰扶着脚下,从屋顶嘎吱作响的木板上站起身来。


    「她说的没错,只有我你永远都无法摆平。


    你们这些卑劣的坏蛋处心积虑的那些野心,本公主根本看不上眼」巴格瑞斯愣愣地抬头,看着高处轻蔑俯视的米芙卡,她之前被乌奈一顿变装如今已是造型大变,也只是现在他才认出对方是谁。


    那奸诈的老眼猛然瞪圆目眦欲裂,咬着牙咯咯地彷佛要喷出火来。


    「是她!是那个小婊子!」「是啊,就是我。


    那天以后,你们废了不少功夫想要抓到我吧?还是觉得,我早就死在哪个地方了?」巴格瑞斯暴怒地一跃而起,随手把头上狼狈歪了的头盔扶一扶,也顾不得刚刚的刺客了,暴跳如雷地大吼:「抓住她!给我逮住她!」猛然醒悟的众私兵们,赶紧气势汹汹地四下包围过来,只是可惜米芙卡站在房顶,他们一时找不到办法爬上贡旗诺城高耸的建筑群。


    这鼎沸的气势一时间吓得米芙卡差点摔下高高的房顶,赶紧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双脚颤巍巍踩着晃悠的木板顺着连成一片的屋顶逃跑。


    蜂拥围过来的私兵们正在聚集,有的找梯子有的找较低的地方试图爬上屋顶,她知道不能久留了,下面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奔走包围过来的兵丁,虽然一眼望去也不知道该往哪跑,但坐以待毙肯定是被活捉无疑。


    她深一脚浅一脚地一路小跑踩过一间间屋顶,顺着连续的建筑群顶上奔逃,尽量朝着敌人聚集不多的方向逃跑。


    这城中错综复杂的街道,密密麻麻的小巷反而帮了她,从房顶能快速地从一个巷子跨到另一个巷子,而下方的追兵却绕得疲于奔命。


    然而这也只是拖延时间罢了,毕竟无数兵丁围追堵截抓她一个人,更有不少人已经找到梯子或是从矮墙上爬上屋顶,这么下去是插翅都难飞了。


    正在焦急之时,却看到下方不远处一条偏僻无人的小巷里,兵丁打扮的米丝蒂尔正急忙朝她连连招手。


    她顿时如释重负,眼看四周追兵还没有追进这条巷子,赶紧跳下来接在对方怀里。


    米丝蒂尔紧张地一望四周,发觉追兵还没有找到这里,这才大惊稍定地长出一口气,那犀利的杏眼第一次出地露出了惊慌,紧张地小声低喝一句:「你疯了!我让你不要来的!」米芙卡自知理亏不敢说话了,她当然也不敢提自己怀疑她们是否会救城主的事。


    刚刚在想着如何回答她,米丝蒂尔却已经急切地四下环顾着,紧张地急促说道:「我马上带你离开。


    放信号让城外部队攻打城门,创造机会突围出城。


    后面的事……」「等等,我有个办法……」「闭嘴!不许给我冒险!马上走!」米丝蒂尔一改往常的游刃有余,此刻出人意料地惊慌紧张无比,她甚至不给米芙卡说话的时间,直接动作粗暴地把她扯起来,转身飞奔。


    那凶猛毫无收敛的力道捏疼了米芙卡,更让她害怕的是,此刻的米丝蒂尔情大变彷佛换了一个人,不由分说地像扛麻袋一样把她扛在肩上,不顾她的辩解与挣扎,狠狠地扼着她要把她扛走。
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行动一时吓得她不知所措,心里一直郁结的不祥的感觉瞬间升腾起来,她如同一尾活鱼,在米丝蒂尔的挟制下猛烈地挣扎起来。


    「放开我!放开我!要走你自己走,不救出城主,我死都不出去!」这一声喊叫,似乎猛然让米丝蒂尔醒悟过来,突然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,忽地又赶紧把她放下来了,强颜欢笑努力让表情温和下来。
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冲动了,现在情况危急,你有什么想法就赶快说」米芙卡有些惊恐地睁着大眼睛望着她,她有一点被吓到了。


    刚刚情绪失控的米丝蒂尔着实把她吓了一跳,而此时又竭力在自己面前保持温和,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疑惑。


    她在忌惮担心什么?为什么好像怕把自己吓坏了一样?但眼下她也没空去多想这一件事了,她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,她们已经不止一次地救过自己了。


    再说以她的身手,想拿捏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不是手到擒来,何必要遮遮掩掩的搞这些东西。


    她无暇多想,远处纷乱紧张的搜查脚步声已经接近了,眼下似乎来不及多说。


    米丝蒂尔当机立断,蹲下身猛地伸手发力,就那么硬生生地掀起了道路中央的一块石板。


    那下面是长长的排水沟,在这干旱的沙漠边境城市里早已干涸了,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修的,里面积了几乎能把人活埋的厚厚灰尘。


    这水沟已经不知道废弃了几百年,连居民大多都早已忘了自己脚下街道的石板下有这样一条沟壑,看来她的确对这座城市充分调查过了。


    她示意米芙卡躺进去,此刻火烧眉毛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米芙卡强忍着不适钻进水沟里仰躺着,头顶的石板又盖下来,四周顿时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腾起的厚厚灰尘几乎把她的脸都复盖住了,古老陈旧的浊气呛得人几乎窒息,每一口都吸进不少干涩的灰尘,随着尘土逐渐重新落定,才算是可以小心地慢慢呼吸了。


    头顶上隔着石板,传来米丝蒂尔的轻声。


    「你忍一晚上吧,等他们搜查稍微放松,我再来找你」米芙卡无言地默默点头,彷佛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,勉强在干涩的灰尘复盖下狭窄的地下水沟里强迫自己镇定。


    发^.^新^.^地^.^址;她听到头顶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砰砰过去,似乎在紧张地全城搜查自己的踪迹。
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忍受着不适,让自己躁动紧张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。


    她几乎是强迫自己在漆黑狭窄的水沟里入睡的,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,如今的每一步都生死攸关,等到明天会迎来真正的挑战。


    她不知道睡了多久,头顶往来奔走搜查的脚步声不间断地响了一夜,而她就在这样的半睡半醒里保持着迷迷煳煳的状态,彷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头顶的微微响动终于把她从这昏昏的状态中逐渐苏醒,米丝蒂尔掀开了石板,微光照进一片漆黑的水沟里,头顶依旧是月光微茫的夜幕星空,只有远方的天际线微微泛白,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。


    米芙卡记得她是黄昏时进城的,折腾的这一夜真是惊心动魄。


    米丝蒂尔警惕地环顾着四下,确认附近没有搜查的私兵,伸手帮助她灰头土脸地爬出水沟:「他们搜了一夜,现在还在全城搜捕,只是大多数兵都累了,搜查力度渐弱,如果要突围出城,就是现在了」米芙卡揉着太阳穴,强迫自己把昏沉的精凝聚起来,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「等一等……给我一点时间,我有办法……」她紧闭着眼睛绞尽脑汁地沉思,让初醒的自己迷迷煳煳的大脑清晰下来,把想到的东西用最快的速度思考梳理好,随后开口。


    「如果能够救出城主,是否能如期调动城外的部队攻打城门,帮助我们出城?」「可以,但昨晚刺杀失败,城主已经被巴格瑞斯押走,不知道关押在哪里,怎么去救?」米芙卡尽力平复住紧张的心情,有些犹豫,但还是脱口而出:「我有办法」「让昨夜和我们一起混进城的铁面军,扮成巴格瑞斯的私兵打扮,把我押过去,谎称我是被巴格瑞斯活捉,要送去和城主关押在一起」「什么?这太危险了!你真能保证骗的住他们?如果他们不信,直接把你押去交给巴格瑞斯,你不是插翅难飞?」米芙卡心里腾腾的,她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眼下火烧眉毛的关头也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,如果拖得太久让巴格瑞斯整军完毕,处理了逼近城市的她们刚刚控制的官军第三营,唯一的希望就会被彻底掐火,并且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,况且她也并不是一时血气之勇,她有她自己的考量。


    「不会的。


    城主本来也不是秘密关押的,她几次被带出来游街示众,关在哪里早就人尽皆知,只是咱们现在不知道罢了。


    所以对方以常理,根本不可能想到我自投罗网,只是为了套出城主此时的所在地。


    而且我了解他们,这些贪婪的私兵如果有机会得到活捉我的头功,说不定还会有点动力。


    如果看到我已经被俘,他们忙了一整夜无功而返,大概率只会敷衍了事,根本不会有动力和心情特意去巴格瑞斯那里查证」


    米丝蒂尔听着她的讲述若有所思,脸上琢磨不透地忽明忽暗,似乎也难以抉择目前这进退两难的处境。


    桃红色的瞳仁里,彷佛微微闪出决绝的寒光,但逐渐又敛下去了,只是淡淡地说:「经过这一次变故,城主关押处必然会增派重兵把守,想救人难上加难」「我……有一个能联系的内应。


    只能告诉你名字,后面的事,就看你的了」在说出这句话的一刻米芙卡犹豫了,连深入虎穴都咬牙坚持的她,此刻心里第一次微微动摇起来,但不是因为这个。


    她的确还有一张底牌,一张一直隐藏着这么久,在几度濒临绝境中成功保留到了最后的底牌,但她真的不愿意让那个人牵扯入自己浮沉的漩涡之中,她希望她能就这么平凡而安稳过和以前一样的生活,但现在别无选择了。


    这一刻心里的歉疚感漫漫而来,酸楚地滞涩在喉咙里,如同搔撩心弦的涓涓细流。


    自己别无选择,自己谁都不能放弃。


    她的双眼微红,在米丝蒂尔有些不耐的目光里,勉强笨拙地开口,艰难地从喉咙深处发出酸涩的声音。


    「她叫莉莉安」


    昏暗的小巷里,几个兵丁围着已经被剥的一丝不挂的娇小少女,扯着腰带面露淫邪地跃跃欲试了。


    她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地全部暴露在外,细嫩的粉色小乳头害羞地挺立着,双腿夹着的粉嫩私处被绳子勒着已然淫液横流。


    米芙卡被全裸着捆了一个龟甲缚,白皙的娇嫩胴体被纵横交叉的绳子勾勒,双手绑在背后无法保持平衡,摇摇晃晃地跪爬在地上像条小母狗一样,泪光涟涟娇喘个不住,难受的小脸上染上了诱惑的桃红色,勾人的细酥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朝他们连连求饶。


    几个兵丁看得血气上涌色欲难耐,相互看了看,十分默契地没有声张。


    「他娘的,让别人抓了这小骚货抢了头功。


    咱们哥几个负责押送的只能喝口汤了」「嘿嘿,大哥,能先玩玩这小婊子也不亏啊,哥几个先玩够了再说,等到关押起来重兵看守,可就玩不到了」「说的是,嘿嘿……」私兵们不怀好意地围住了,娇喘连连的米芙卡虽然此时难受不已,但此刻的事态发展的确如她所料,等到自己被押去和城主关在一起,跟踪着的米丝蒂尔摸清了位置,后面的事就交给她和莉莉安姐姐了。
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心里为之一振,又多了几分希望,此时便尽力卖骚施展媚功迎合他们。


    细腰和反绑的双臂微微挣扎在绳索束缚下婀娜扭动,交叉捆绑的小手微微拧着,手指诱惑地一张一合,嘴里缓缓喘息,湿润的小舌头伸出来了。


    「啊啊,小奴隶现在是阶下囚了……放过我吧,人家知道逃不掉了,被紧缚动弹不得只能任凭各位军爷处置了,温柔点吧……」「哦哦!你这个骚货,快来舔老子的大吊!」带头的私兵兴奋不已粗野地连连狂叫,直接褪下了裤子,露出已经红胀欲裂傲然挺立比米芙卡的小脸都大上几号的粗大男根。


    米芙卡哼哼唧唧地扭着被捆绑的上身跪爬过来,一边爬下面紧勒的股绳一边随着双腿活动不住摩擦滑腻的私处,淫水滴滴答答地流了一路。


    勉强张开湿润的小嘴含住通红的硕大龟头。


    这牛马般粗细的玩意,恐怖的尺寸似乎根本含不进嘴里,她媚眼如丝地伸出粉嫩香舌对着顶端吮吸舔舐个不住,用湿润粗糙的舌苔不断摩擦敏感的冠状沟。


    对方随着连续的舔舐下体兴奋不已,兴起之下直接扯着米芙卡的头发猛地挺动下身,把男根直接插进了柔软的咽喉深处。


    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!」异物入喉的窒息感让米芙卡浑身痉挛颤抖不止,条件反射下不住做出吞咽动作的喉咙却吞不下男根,只能徒劳地不住重复着吞咽的动作,肉壁紧紧包裹着男根不住地上下蠕动,带来的刺激简直爽上了天,伴随着一声大吼,大股大股滚烫的白浆直接顺着深入咽喉的肉棒,被悉数灌进了肚子里。


    米芙卡两眼翻白身体抽搐不止,反绑在后的双手虚抓着一阵震动,随即翻着白眼瘫倒在地,微微张着的小嘴嘴角还在不住地淌出白浊的浓稠精液。


    但丝毫不给她时间,蜷缩着的白嫩双腿又被扯开,粗糙的手指把已经浸透爱液粘稠的股绳拉到一边,挑逗似的扒开汁液横流的肉瓣,勾撩着颤抖不止的阴蒂,每一次颤抖都兴奋狂热地分泌出大量黏腻的爱液,然后又一根粗大滚烫的巨根猛烈插入下面,汁水四溅地疯狂抽插,等着品尝她的人还有好几个……。
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总之是直到狂风暴雨般的轮奸终于结束的那一刻。


    浑身淋满粘稠的体液,如同蒸熟的虾般裸体透出诱惑的粉红色,瘫软动弹不得的少女,勉强被架着从众人纷纷侧目的街上走过,被押往城主等人关押的地方。


    浑身脱力几乎志不清的米芙卡,没有精力留意他们经过了哪里,直到停在终点前才有些诧异地微微支棱起虚弱的眼睛。


    他们走进一间曾经繁华如今却已破财的建筑,走过曾经灯红酒绿如今蛛网密布的长廊,终于停在通往地下的深邃通道前的一刻,即使刚经历了多人轮奸,反复高潮到志不清虚弱的米芙卡,此刻嘴角也露出不易察觉的一丝笑意。


    说实话,给她一百次机会估计她都不会想到,关押她们的地方会是这里。


    这里,是一度让她初尝调教沦为性奴,早已被她们查封的,洛尔汀妓院的地牢。


    她没记错的话,这里是有一间通往外界的暗道的,洛尔汀出逃时便是由这里逃走。


    她敢肯定巴格瑞斯不知道这条暗道,否则他不可能把她们关押在这里,这不是明摆着送给她们逃跑的机会吗?是啊,他不知道这条暗道,并且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,洛尔汀早已被他杀死火口,这个秘密如今只有查封这里的官军知道,显然,从来不相信官军的这家伙,是不可能得到这条消息的。


    嗬,巴格瑞斯,你自作聪明的计划如今自食恶果了。


    马上,它会让你彻彻底底地一败涂地。发布地址:收藏不迷路!【回家的路:www.ltxsWo.com 收藏不迷路!】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